丹东路与茅台酒

酒文化 2016-06-04 68
  你说怪也不怪,这七扯八扯的,丹东路竟和茅台酒扯上了关系。

  丹东路上的1路公交站,1965年建成。建成之前,这块地儿也有些说头儿——法租界时期,这里和对面的无轨中心站旧址,曾是美国大来木行货场。

  大来木行老板名叫罗勃特·大来,当然,也有译成大莱的。这位美国大来,也是大有来头儿,近百年前的1932年就被一美利坚作家相中,编入《缔造帝国经济50位巨人》。编纂者的视角也是很有些意思,称这位美国大来是“中国人的偶像”。偶像不偶像的,大来当时在中国确实影响很大,咱就简单概括三点:一

  是,除了天津,上海、武汉、青岛……乃至海洲(连云港),中国十几个城市都有大来洋行。二是,他的木材生意占据中国此类贸易半壁江山,大总统黎元洪家装修,杭州灵隐寺大修,都用大来的木材。这第三点,咱要略加展开。刚没了皇上的时候,主要由于这位美国大来的游说,民国政府首次组团参加了国际博览会。那是1915年,为庆祝巴拿马运河(当时由美国管辖)开通,美国在旧金山举办巴拿马万国博览会,中国人旗开得胜,一下子拿回1200个奖。山西汾酒、四川五粮液,乃至贵州茅台,都曾拿这些奖说事儿,而且一说就是几十年。

  说着说着就说出了一场口水仗:据长江商报记者调查,五十年前,茅台酒的包装上就有标注,说是巴拿马赛会荣获世界名酒第二名。几十年中,“第二名”逐渐演变为“金奖”。2005年,巴拿马赛会已九十年,茅台再提获金奖之事,并把“软文广告”打到山西太原。

  这一下,山西汾酒不干了:你在别人家随便说说,咱不理你,怎么还跑到家门口来了?于是,山西汾酒遍查历史资料,引经据典,称自己才是大奖获得者,而且是中国白酒的唯一大奖。山西汾酒引述之“经”,主要是陈琪所著《中国参与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纪实》。这个陈琪也好生了

  得,他是这次国际展会中方总负责人。组织展品,率队参会,参与评奖,公关外联——陈琪好一通忙活。巴拿马展会历时近一年,陈琪回国后写成《纪实》,1917年正式出版,影印本现存国家图书馆文献库。

  《纪实》中附有一个表,记载中国展品获奖情况。其中,(甲)为大奖章,获此奖的中国白酒有三种,即河北官厅高粱酒、山西官厅汾酒、河南官厅高粱酒。以下奖项还有荣誉勋章、金奖、银奖、铜奖及奖词奖(无奖牌)。银奖栏有贵州公署酒,但未见“茅台”字样。不过,这“贵州公署酒”与茅台酒的关系,早已有人考证说明。

  去年,恰逢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百年,茅台已推出“金奖百年百瓶大全套”,售价超百万元;一年前,汾酒也启动获大奖百年相关纪念活动,启动仪式放在了北京。

  当年,这美国人真是够油儿的,跑到别国巴拿马开了条运河,沟通了世界两大洋,又成功游说三十多个国家前来参展万国博览会。许是怕您不来,竟设各类奖项两万五千余个,光中国就捧奖一千二,还有零头,夺了个全球第一。

  这大老美,又自有一套话语体系。一百年前,中国人懂美国话的少

  之又少。中国这么大,参展商品又这么多(不少文字记述多达10万余件,咱总有怀疑),光是说清品名与产地,这一会儿中译英、一会儿英译中的,疏漏甚至谬误就不会少。以至于,不少专家学者,费劲巴拉,疏理研究,耗费了多少精力。但时至今日,获奖多少、奖级如何,几时开幕、展品数量等基本数字,仍说法不一。

  要是细追“祸根儿”,在咱丹东路边开木行的美国大来,一定是跑不了的。就是这位美国老板,想赚钱想疯了,竟不远万里跑到天津做生意。做生意你就好好做,还闲得难受,到处游说,劝中国人不远万里去参加什么万国博览会。结果,弄出不少糊涂账,引得今人打嘴仗。

  不过,这话还得说回来。商家想赚钱,奔着奖去,借奖推销,好像也无可厚非。咱老百姓,平日喝点小酒儿,解的是喜忧,咂摸的是滋味儿。这酒获未获奖,获的嘛奖,跟咱又有多大关系?再说了,白酒是咱中国人的最爱,一百年前的西洋评委,喝惯了白兰地、威士忌,您让他咂摸咱白酒的滋味,那能是味儿嘛!

  然而,也有人爱较真儿,酒品也是人品,不说瞎话儿,是最起码的要求吧。